热门新闻 News

“无聊”艺术的速生与速死

作者:admin   发布时间:2019-1-8 16:16:44  浏览量:36
“无聊”艺术的速生与速死   张佳昺

    韩国鸟叔PSY《江南Style》的骑马舞热度还没退完,哈林摇这一诞生于上个世纪80年代的舞蹈又一下子红火了起来。哈林摇和骑马舞有一个重要的共同之处:它们都不是我们惯常认识中那种优美的舞蹈,那些滑稽动作的组合透着周星驰“无厘头”的味道,再严重些甚至可以说颇为无聊。

    当然,“无聊”艺术的走红,骑马舞和哈林摇不过是后来者,再向前追溯,还有本世纪初曾经红火的快闪,也就是一群素昧平生的人通过网络、手机短信等事先约定活动主题、时间、地点,然后一起做出夸张举动,这种活动的过程通常短得令旁人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存在,必有其合理之处。上述“无聊”艺术能够红火,倒是契合了这个时代的需求。一方面,大都市沉重的生活压力下,“无聊”尤其是颇为新奇新鲜的无聊行为反而成了一种心情释放的手段;另一方面,无聊动作缺乏实际意义,反而有了可以被不同国家、种族、文化人群接受的先天优势,再加上伴随网络发达兴起的UGC风潮,年轻人也乐于将自我填充到无聊动作中,发酵成为表达自我的新作品。

    不过,“无聊”艺术虽然红火得快,但终究不过是受猎奇心态推动,所以新鲜劲过后,其衰退得也快——今时今日,还有多少人会去玩快闪?更要命的在于,“无聊”艺术的热火类似于电视广告中年年频繁轰炸的脑白金,虽有极高知名度,但缺乏美誉度,对创作者而言,很难有持续发展的推动力。这一点,在2013年元旦和春节晚会上频频亮相的龚琳娜,无疑是明证。

    当年一首《忐忑》红遍全国,那不知所谓的歌词和夸张的演唱表情显然也可归入“无聊”艺术的范畴。但今年龚琳娜一口气推出三首新歌,虽然其自视为对歌曲表演形式的新探索,但却不如《忐忑》的传播率来得那么疯狂。细看三首作品,《法海你不懂爱》卖点就是“法海你不懂爱 雷锋塔会倒下来”这两句朗朗上口的歌词和旋律,但歌坛从不缺朗朗上口的口水歌;第二首《金箍棒》则是《忐忑》风格的再现,但“无聊”艺术追求的是新鲜劲,这点上颇有点像圣斗士的绝招,同一绝招用上第二次就不管用了;至于第三首《爱上大笨蛋》中的《如梦令》又像玩诗词风,但有方文山在前,又何需龚琳娜。

    是的,《忐忑》让很多人知道了龚琳娜,但这种基于猎奇的知晓很难催生粉丝,所以龚琳娜的新浪微博只有区区40万粉丝,远逊于许多普通娱乐明星。没有大量死忠粉丝的支撑,龚琳娜就不能靠卖个脸熟过日子,而是得完全靠作品吸引受众的“无聊”需求,这难度之高显然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所以,基于同样的原因,我对于鸟叔PSY未来的全球热度持续性,同样并不看好。

本文固定链接:http://eenewsw.com/at/a/2019/4484380386.html